梅梅梅大福

偶尔撸文,偶尔撸画。最近沉迷霹雳布袋戏无法自拔,刀剑乱舞石切厨。

存一个蝶月梗(现代设定)

  现代设定

蝴蝶君与公孙月谈了很久的恋爱,公孙月才让蝴蝶君进自己家门,只有六岁的章袤君臭着脸表示不欢迎,感觉自家姐姐被抢走了;原本蝴蝶君还想牵个小手搂住一会的,结果全被章袤君破坏,后面蝴蝶君忍无可忍,想修理章袤君一顿,章袤君机智的紧紧抱住公孙月不撒手一脸「你给我滚蛋姐姐是我的」的表情朝着蝴蝶君充满气势大喊一声结果口胡喊成了“汪!”

场面一度十分尴尬。

后面,蝴蝶君边笑边被公孙月送了出去。

我觉得我可以开个蝶月短篇写写了233333

半成品

换了种画风,参考了一个画画很漂亮的小姐姐的画风,这个似乎不适合水彩上色吧。

被吐槽现在的胸越来越大,腰和腿越来越细。

审神者相关的一个脑洞段子【有石切丸】

     审神者失踪案件








     石切丸的叙述

     主君和平常一样,在午后时分与我喝茶。那时,她如平常一般笑着打了声招呼,正准备坐下来,突然一下主君像被什么不详之物附身了一般,眼睛突然瞪大,身体边缘开始模糊,接着身体变得细碎,我当时在猜想是不是被不净之物所控制。急忙想拉住主君,却只听见主君说了一句  靠! 虽然我不懂是什么意思,那时的主君很痛苦吧,不能尽到应尽的责任令我万分愧疚。然后主君的身体变得四分五裂,最终化为流萤。





    审神者视角
 
    卧槽?有没有搞错啊!说掉线就掉线!一点面子都不给!┴┴︵╰(‵□′)╯︵┴┴

夏(上)

刀剑乱舞不知道什么中心,大概是全员微石切婶为中心。






夏天这种东西,不管过了多久也总是让人觉得兴奋又烦闷,即使这样它依旧年复一年的存在着。迷迷糊糊睁开眼睛时,只看见木质的天花板映照着庭院池中的水纹,楞楞的盯了天花板半晌才想起来自己已经没有再去旅行的事情,心里默默的吐槽着自己。

『明明已经成为审神者已经一年多了却还是忘记这件事。』

    叹了口气稍稍偏过头,就瞧见了坐在廊中身穿竹青色神官服担任近侍的某人。翻过身 肚皮直接贴在了一边没被捂热的榻榻米上有种微凉的感觉,但心中毫不在意用右手撑着下巴开始赏心悦目的欣赏对方正在专心致志翻阅着书籍的模样,看着他并未察觉自己已经醒过来的事情,便起了几分恶作剧的兴趣。起身小心翼翼的掀开搭在背后的薄毯踮起脚尖尽量不发出声音的靠近着对方,按耐着心中即将捉弄得逞的喜悦感,刚想伸手钻到他咯吱窝下挠痒痒,却听见了对方那礼貌至极的问候声。

「午安主殿,您睡得是否安稳?」

    脸上得意的表情瞬间凝固了起来,双手也僵直在离他背部不远的位置,如果平常一同进行恶作剧的鹤丸也在的话,看见自己的表情肯定会觉得这样的表情和反应很有趣。揉了揉披散的长发,数着恶作剧失败的次数看着他的开口询问缘由。

「好吧,告诉我这一次是怎么被发现的?」

他合上书籍转过身露出平常的微笑,紫水晶般通透的双眸看着自己。

「您的脚步太重,我听见木板响动的声音了。」

「这样啊,我以为我自己够轻了。」

伸了个舒服的懒腰把最后的尾音拖的很长,就像一只惺忪的猫咪。接着又听见他开口好心的提醒了一句,脸上的笑容似乎有些戏谑。

「您的脸上印的有榻榻米的痕迹哦。」

原本打算坐下的自己听见这句话,慵懒的样子一扫而光摸了摸脸立刻奔回了房间趴在镜子前仔细检查着自己的脸颊,但是脸颊上并没有检查出任何痕迹。随即气冲冲的走到石切丸的身边坐下转过头盯着他的侧脸装作很生气的说道。

「石切丸殿,请您解释一下,刚刚为什么要骗我。」

他却温柔的笑着说了一句听起来根本不相干的话。

「太好了,您终于恢复精神了。大家都很担心呢。」

原本气愤的表情瞬间恢复到平常的样子还带着一丝惊讶。

「诶。」

楞了一会,才明白这句话的意思。想起了自己几天前一直在发高烧,整天被烧的迷迷糊糊,为了防止传染给其他人就一直把自己关在房里,除了送药与送饭的人以外其他的人一律不见,直到昨天才完全好透了。

    看着对方眼眸中倒影出充满生气的自己,突然有些无所适从的转过头捂脸只从指缝间露出一双眼睛,最后直接抱膝看向另一边不再瞟旁边的人。却又发现了在拐角处偷偷摸摸看着自己和石切丸的五虎退、小夜和今剑三人,就这样互相对视良久,不知不觉中自己微张开嘴露出了惊讶的表情自己能明显感觉到自己脸颊上的热意蔓延到了脖子与耳朵上,满脑子只想找个地洞钻进去一了百了,随即觉得有些失礼立刻平复好波涛汹涌的心情,立马合上对着那三个小家伙勉强露出了一个尴尬至极的微笑。只是露出笑容的一瞬间就看见他们瞪大的眼睛然后眨了眨眼睛他们便消失在了拐角处飞,只听见小脚丫踩着地板奔跑的声音。又楞了半天心中被颓废失败的情绪填满了,抚着额头满脑子只想着自己是不是吓着他们了。
    索性清了清嗓子把滑落在一侧的长发挂在耳后撇了旁边一眼装作老成的语气淡淡开口。

「说吧,这个玩笑话是谁教你的。」

对方愣了愣不自然的笑了笑。

「看来瞒不住您啊,鹤丸殿说这个办法可以让您精神一点。」

猛的想起一件事,把所有的线索连接在一起后,茫然的看着天空。

『这个恶作剧,好像是我自己教给鹤丸说好一起玩的吧。』

嘴角不由自主的抽搐了起来,自己突然能理解 自作孽不可活 是什么样的感觉了。

只听见旁边的人沉稳的开口

「主殿,您是有什么不适吗?为何嘴角抽的厉害。若被不洁之物附身,那就麻烦了。」

左手捂着脸,右手摆手说道。

「没事,您继续看书吧,我一会就好。」

欲哭无泪的撑着头回想着事情,便草草的结束了谈话。
    不知不觉夕阳已经下沉,留下如火灼烧一般的云朵。他继续拿起书籍看了起来,拈过自己的一缕发丝在指尖缠绕,继续神游。耳边传来许多不同杂乱的声音,短刀们嬉戏打闹的声音、今天远征归来的刀们大喊着「我回来了!」然后对今天休息的烛台切提议今天晚上吃什么又因为意见不和互相争论还混杂着乱七八糟劝架的声音,慢慢的只听见挂在窗框上被晚风吹散的风铃声,到最后只剩下身边的人翻书的声音和近在咫尺的平稳呼吸声,甚至隐隐约约闻到了对方衣服上干净的皂角味。
   原本清明的脑袋又开始混乱起来,目光不安的飘来飘去,脸颊似乎又有点发热,像入了魔怔一般,便立刻起身磕磕碰碰的说出一句话

「我,我,我先去其他地方走走,等会再回来。」

「那您要记得……」

没等他说完就立刻跑走了,身影立刻消失在拐角处,徒留下石切丸一人坐在廊中吐出后半句话。

「……加件衣服啊。」





从很久很久就开始写的一篇文,努力的想写的温暖一点,每次都是到了快发的时候才想修改,于是现在想了想截取了前半部分发出来,后半部分我会尽量完成的;观看愉快。

发现最近摸了很多鱼还是喜欢这一张大头_(:_」∠)_

几分钟速涂,爱抖露神剑。

看起来不像唱歌的人简直是像超市大减价帮宣传的hhhhh

还有大家新年快乐。

最近练习渲染中,于是摸了个骨喰小天使的静画。

借物表

mme使用
dGreenershader_SUN3.fx
Diffusion.x
SSAO.x
SoftLightSB.x

模型使用
帽子屋式骨喰藤四郎ver2.0

【若有遗漏后面补上】

自家婶婶文字设定

坑了好久【烟】




姓名:千春
性别:女
年龄:17
身高:163cm
爱好和技能:擅长做点心不擅长做饭。会一点三脚猫级别的自救医术,偶尔会玩点听说是祖上传下来的时好时坏的占卜术。除去玩电子产品的时间闲着没事就是喝茶吃点心看书和鹤丸联手一起恶作剧还有和次郎交流酿酒经验。有一只在路边捡到的猫咪名字叫阿秋。

外形:亚洲和欧洲人的混血种。浅蓝色的眼睛,棕色的姬发式长发,平时除了睡觉其余都是高高的束起来,偶尔也会扎两个低双马尾。在现世自认为自己很高但是到了本丸之后就怂了很多。平常衣着为白色泡泡袖衬衫暗红色的百褶短裙外面搭一件藏蓝色的和风开衫,脖子上挂着一个长命锁玉雕。

介绍:家世普通但是家里祖上做过许多乱七八糟的职业加上对所有事情都很好奇所以从小就耳濡目染的学习了很多东西。喜欢到处旅游,了解很多国家的风俗。看起来是个元气聪明稳重的女孩子其实是迷迷糊糊的一根筋,刻在骨子里改不掉的呆板固执和努力。相信只要努力就可以得到自己想要的东西。希望改正自己直白的急性子能够稳重一点,在重要的事情上还是会正经起来。很重承诺,讨厌失信于人。心里藏不住什么东西,所以喜欢谁找准时机就会去告白,也导致了会不经过大脑说出自己一直想着的话。有点老妈子,会唠叨一些不爱干净的刀去洗澡[诶?]喜欢可爱的事物所以很宠粟口田家的短刀们,食量很比普通女孩子要大特别是在心情不好的时候食量更大,导致有段时间十分不好意思的去和刀们一起参加畑当番。一边希望自己坚强一边又很依靠石切丸,导致很多时候都过分依靠石切丸。被说中心事会不承认,虽然喜欢恶作剧别人但是本身自带的粗线条导致整过别人之后别人也会很容易的给整回来。



简单来说就是一个耿直的二百五

我和怪物有个约会[bu]〔1〕石青

【绝对的ooc,自认为】
【欢迎吐槽提意见不欢迎语言攻击】
【黑化有,非常有。】
要慎戳,慎戳,慎戳。
重要的事情说三遍
准备好就开始吧

















你相信这个世界上会有神吗?你相信有神来拯救我们吗?如果您相信那我问您,不停求神拜佛的您见过神吗?亦或者有谁真成了神?在画里看见过?在哪里听说过?每个神都长得再像人不过不是吗?那么,回到起点,您相信这个世界有神吗?

    微凉的秋风吹起地上的尘土令空旷的街道显得更加萧瑟。石切丸小心翼翼的靠墙走着,每走一步都生怕惊动现在这座城市的霸主。空气中弥漫着难闻的硝烟与腐肉的味道。皱着眉头用脚刨开横在路中央已经辨别不出是异形还是人类的焦黑尸体,右手紧握一把太刀的刀柄慢慢的走向拐角处,探出头数着不远处商店附近需要干掉的异形。
     在三个月前这里还是这座城市繁华的街道,高耸的摩天大楼看不到顶,现在的摩天大楼不复当初,植物爬满了残垣断壁。信号灯不知道被推到在地上中空的铁管被踩得七扭八歪,人行道与马路上尽是裂开的缝隙就像一只大嘴不停的啃噬着这一切,过去的尔尔已经变成了过眼云烟。整个城市飘荡着孤独与悲伤使人害怕。但是孤独可以习惯,悲伤足以忍受,最令人胆怯的却是潜伏在身边触手可及的危险,它会使你的生命在悄无声息突然消逝。
    勉强探查到商店门口徘徊着两只蛇尾异形和一只人体异形,人体异形翻着白眼脖子被割开一个大口黄绿色的粘稠液体不断从里面溢出,两只蛇尾异形也受了不同程度的伤。心里是抑制不住的兴奋,心想着它们的伤口不知道省了自己多少的麻烦。手心因为紧张而出了少许汗水,随意的在身上抹了抹,掏出斜挎包里的手枪黑色的枪身暴露在空气中如同致命的利刃,熟练的拉开保险栓。嘴角勾起一抹微笑打心里的感谢着这些嗜血混蛋拥有的动态视力,能让自己不费多少力气干掉它们。侧过身把枪举起单眼瞄准了人体异形的眉心,扣下扳机一枪射穿了它的脑袋,浓稠的液体混着脑浆在后面的水泥墙上开出一朵灿烂的花。枪声与同类的死亡引起了另外两只的注意,迅速的朝声音的发出处冲了过来。立刻冲出隐蔽的拐角,趁着它们迅速爬行无法攻击的间隙连发了三枚子弹,却无一命中,只在地上留下细微的弹痕。眉头紧皱轻轻的啧了一声,抽出腰间太刀跑向对方,猛的一斩只斩下了一只蛇尾异形的双手使它的身体立刻失去支撑跌在了地上利用短暂的优势踩着的头,让它无法动弹只有身下的尾巴剧烈甩动砸烂了几块碎石,立刻双手握住刀柄刀身朝下的贯穿了它的脖子。快速的拔刀向后退去,另外一只从侧面攻击的异形不幸扑了空,和对方拉开几米后马上抽出手枪朝着对方脑袋开了两枪,一枪打在了肩膀一枪打在了头部,看着它终于倒了下去。用衣袖擦了擦额头的汗水,立刻的走向了异形倒下的地方,把那个用枪打死的异形的脖子戳了个稀巴烂之后才缓缓的吐出一口气。返回之前隐蔽的墙角,再三确认没有危险后才走进了空无一人的商店。
   商店里四处倒着尸体开始发烂发臭苍蝇围绕在四周。他们都维持着死去的模样,有的被异形吃/掉了手脚脑袋,有些则是被开/膛/破/肚吃/干净了内/脏只有几根稍长的肠/子挂在一边,他们脸上都挂着或恐慌或痛苦或不甘心的表情。把需要的日用品和食物都塞到袋子里,确定了带子不会断裂,便开始把尸/体搬到后院空地的工作。把尸/体堆在一起,走到柜台前拿了一瓶矿泉水净手,又拿走了瓶酒和一个打火机干起了熟悉的焚烧准备工作。
    当最后一滴酒滴完后,便把瓶子放到一边,点燃打火机扔到了尸/体堆里。火焰开始熊熊燃烧,火光照亮了满是血污的脸,眉宇间盛满了绝望与悲伤。垂下双眸,诵起了和之前一样处理尸体时所念的往生咒。

「太上敕令,超汝孤魂。鬼魅一切,四生沾恩…」

低沉的男声带着几分沙哑,就像老式留声机放出的音乐一般,缓慢的流淌在这近乎凝固的空间里。

「脱离苦海,转世成人。」

当念到这最后一句时,便顿了顿,闭眼苦笑着自言自语:

「还是不要转世成人了吧,变成鸟儿吧,飞向远方躲离这场可怕的灾难。」

    睁开眼立刻把自己的武器准备好,确定一切没有问题后,快步走出了商店准备回家。
    刚走出不远便听见了类似于野兽的嘶吼声,这个声音再熟悉不过了,这是异形的叫声。拔出刀警戒的环视四周,却又听见了几声枪声响起,手中的太刀差点滑落到地上,眼睛蓦然睁大,激动的朝枪声处走去看见一个黑色的瘦弱身影出现在视野中,他自己正在努力弄死着他引来的异形。
   人,是人,活生生的人!不是尸体也不是异形!对方也似乎发现了他的存在,立刻跑到了他的面前,这时才发现原来那个瘦小的人影居然是个长头发的男人,他抓着石切丸的衣袖大口大口的喘着气,金色的眼眸满是疲惫,他努力的调整呼吸用尽全身力气说出了一句话便两眼一闭倒入了对方的怀中。

「sir,help me.」

————————————————————————

NPC作者为玩家石切丸所开通的外挂已到期请及时续费,谢谢合作。

恭喜玩家石切丸收获新伙伴玩家[笑面青江]。



第一章完了,哎呀哎呀。
写的跟个啥了。
艾玛我还需要练习。
顺便这里打戏废啊。

粑粑念的往生咒是中国道教的,对神官什么的各种不了解,后面我觉得神官和道士反正都不差索性破罐子破摔就借用了一下。

还有文的名字其实是末日XDDDD
上面的名字其实是乱扯的hhhhh

目前是石青only不排除某一天脑抽了加其他的刀。

希望大家喜欢。

papa和自家婶婶

明明是模仿高木直子老师的画风结果变成了奇怪了东西orz